花蓮市小城影展播放只有大海知道 側寫蘭嶼跨海移工史

花蓮市小城影展播放只有大海知道 側寫蘭嶼跨海移工史
    花蓮市公所以「2019小城影展─移動之島嶼身影」為題,分別以五個子題選擇了十二部影片,探討各類移民的原因及處境。繼《邊界移動兩百年》、《只有大海知道》之後,本週五將在花蓮文創園區19號劇場播放《再見可愛陌生人》。日前在葉宿文旅上演的《只有大海知道》這部片,吸引不少花蓮鄉親的參與,透過這部片,讓人思考達悟族文化與現今的融合及衝擊,也側寫了日趨嚴重的隔代教養問題。
  《只有大海知道》由女導演崔永徽透過長期觀察、田野採集,籌備六年時間拍攝完成。這是一部講述一個小男孩思念在臺灣島上工作的父親為開端,真實呈現在蘭嶼這個小島上,有著不同世代、不同遭遇人們的真實生活與情感世界,並讓近代蘭嶼和文明世界相遇,思考它所帶來的命運變數、衝突與失落的故事。
  崔永徽第一次看見達悟族孩子穿丁字褲站上舞台,她說自己的淚水就沒停過。她決定拍出蘭嶼孩子的故事,也拍出當代達悟文化斷層的漂流風景,並同步關照親情、遺棄與愛的命題。希望這部電影,能引領人們走進最真實的蘭嶼,並在無奈的現實掙扎下,尋找到一點希望和勇氣。
  花蓮市公所在影片放映後邀請國立東華大學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副教授楊政賢和大家分享這部影片的感想,楊政賢為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博士,研究專長為族群研究、蘭嶼研究、經濟人類學、原住民部落工作與部落經濟與民族事業等。
  楊政賢說,這部片形容的是蘭嶼部落每個家庭生活的點點滴滴,而在蘭嶼只有一條路,你被路選擇,你也選擇了路,就只能順著一路走下去,看似無奈,但卻是唯一選擇。
  楊政賢也以漂流木來形容蘭嶼人對大海的詮釋,樹在山林中成長後死亡,漂流到河床,經過翻攪後又被沖到大海,隨著大海隨波逐流,所能相信的也只有大海,因此一切包括生命觀在內都只有大海才知道,大海對蘭嶼人而言就像是保護胎兒的子宮,是能庇佑島民的海洋。
  蘭嶼達悟族的文化邏輯也有異於其他的原住民族,楊政賢以河豚為例,他說,蘭嶼人不吃河豚並非是不會處理河豚,而是覺得河豚很醜,因為達悟族自認是完美的人,若是吃了很醜的食物,人格也會受到影響。
  此外,蘭嶼的男人一生當中都要自己製造一艘船,楊政賢指出,他們在小的時候前往山上,將指定的樹苗做記號,當男孩成長時,樹也跟著茁壯,在砍伐這棵要做為船的樹之前會與樹講話,內容大致是與其在山上成為一棵朽木,不如讓其成為拼板舟的一部分,到大海成為英雄。楊政賢形容當地的時間、空間和台灣本島是完全不同的,蘭嶼有其特殊的文化邏輯與部落美學,唯有親身接觸才能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