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誰讓我在烈日下曬99秒 坐辦公室吹冷氣的大人想一想

   時序入暑,全台飆高溫,連日來全台最高溫竟多次出現在東部的花蓮瑞穗地區,而有可能紅燈秒數最長的路口就在瑞穗,這個長達99秒的紅燈,讓在這裡停等紅燈的民眾在烈日下曬超過一分半鐘,情何以堪?

↓請繼續閱讀↓

 沒事在艷陽下傻傻曬太陽,就有點像在懲罰做錯事的小孩,是的,「紅燈停,綠燈行」,是用路人必須遵行的規矩,但真有必要就在烈日下曬太陽這麼久嗎?主管燈號管控設施的單位,是否有更人性的做法,應有討論的空間。

0715-01.jpg

 陽光過度曝露除了有致癌的風險外,曬傷、脫水、中暑等是基本的熱傷害,為了躲避炙熱的太陽,找陰涼、躲室內、吹冷氣已是常態,但對於必須行駛於道路上的民眾,除了汽車有空調外,機車騎士可就無可避免,騎士行駛於道路上,免不了要受日曬雨淋之苦,但對於停等紅綠燈之事,是不是可以多少減少一點傷害呢?

 為了行駛安全與維持行車秩序,在路口設置紅綠燈已是不得不爾的做法,但要停等多久,應可隨路口的路況與車流進行適切的管控,目前對於設置在幹道的紅綠燈秒數,因應較大的車流,通常要比支線來得久,這本就無可厚非,但如果車流不大,秒數又過長,常可見路口沒車通過的情形,卻要讓停等紅綠燈的騎士枯等,就有點不太人性了。

↓請繼續閱讀↓

 全台各路口的紅燈秒數最高者曾在通往墾丁的台26線上,即舊台9線的楓港路口,當時就設置紅綠燈等待秒數長達999秒,讓包括汽車駕駛與機車騎士必須等待15分鐘以上才能通行,像如此酷暑的天氣,讓騎士怎受得了! 設置紅綠燈的主管單位,在設置之初雖與各單位進行會勘,但事後似乎就鮮少進行觀察或評估,也就是說調整的機率很低,有時路況車流並不如預期,還是維持高秒數,民眾還是要乖乖等綠燈、曬太陽,相較於在辦公室吹冷氣的大人,老百姓的心情可而知。

↓請繼續閱讀↓

 為節約能源,台灣於民國34年起曾陸續實施所謂的日光節約時間(Daylight Saving Time),即將時鐘撥快一小時的做法來減少能源的使用或浪費,而對於夏季期間的紅綠燈,是否也可以有夏令時間調整的規劃,在炎炎夏日調整紅綠燈秒數,以減少騎士日曬的時間,而此不只較為人性,或也可符合車流量不大的路口更彈性的空間。

花蓮電子報 其他頻道

© 2019 花蓮電子報. All Rights Reserved.Design & Development by 源創多媒體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