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確診隔離誰來幫? 居隔者要自「囚」多福

    本報接獲讀者投書,對於目前隔離作為,以親身經驗來訴說隔離期間的無奈與無助,值得有關單位省思現行隔離後的照顧與關心,讓他們不再孤軍奮戰。以下是內容:
   「○爸爸您好!我是○○老師,女兒同學確診了,今天可以帶她去快篩嗎?」在這個月的某日接到了來自學校老師的電話,當時我正在山上工作,一聽到這個消息,再加上知道已經確診者是女兒的好朋友時,心理似乎有了個答案。在老師的聯繫下,我趕緊先下山找女兒問個明白,一看到女兒早已淚流滿面的訴說著心裡的害怕,我只能先不停的安慰要面對,告知一切等快篩後再說。
    拿到了老師提供的快篩劑,在使用前告知即便結果是陽性,會陪她一同隔離到痊癒解隔。在快篩結束,滴下測試液到採檢卡夾後,看著緩緩出現的兩條線,自己心情頓時涼了一半,心想這倒楣的事怎麼就這樣來到了我家,顧不得女兒在旁不停的啜泣與自己難過的心情,立馬就開車前往醫院進行PCR。在急診室外等候採檢期間,有些民眾聽到女兒是要來PCR時,紛紛走避繞路,女兒心情似乎也受到影響而頻頻落淚,在採檢完後,立馬開車將女兒載回家隔離。
    回到家立刻開始進行「得疫計畫」,首先將女兒移至另個單獨隔離,原房間立刻打掃消毒,其他人(含自己6人)也都安排隔離房間,但由於家人還有4人似有症狀,於隔天前往醫院採檢,3人陽性,1人陰性(三天後再驗也確診),遂立刻打給衛生局要求需要視訊看診。我家7人中有5人確診,當下自己快崩潰了,但我必須「冷靜」,因為我必須擔起這個照顧的責任,所以我開始律定大家24小時戴好口罩,没事不得離開房間;三餐由我下廚(早上每人一顆水煮蛋,上下午各喝一杯維它命C),並送至每個房間,並要求量測體溫及詢問身體狀況,餐具也由我來洗;每人一瓶500ml酒精消毒水;進出房間及衛生間都要用酒精噴;每天按三餐消毒環境;聯絡外面的親友寄送物資(食材與防疫設備)等。而當我和另一人居隔3天快篩陰性可以解隔外出時,我們選擇繼續陪家人隔離至第10天,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完全控制疫情擴散。
    在這10天當中,前6天的心情真的很複雜,擔心家人病情變化,也没有任何公務體系的人來關心,所幸視訊問診的戴醫師(瑞穗富原診所)非常關心我們家的狀況,並且還親自到家送藥,同時也提醒要做好隔離,不共餐、勤消毒及保持2公尺以上的社交距離,尤其自己在照顧5位確診的環境下,強調個人防護一定要加強,否則也很難逃脫被染上的風險;另外,Itik村長、林牧師及台東嬸嬸邱傳道師(Savi)也不時的用電話來安慰與鼓勵,以及在外地的親人們、卓溪代表會主席金淑敏、花蓮縣卓溪鄉「團結力量大 為卓溪鄉出力」公益慈善協會理事長卓孝明、明新科大東里同學等人的提供物資,讓我們這一家免於被孤立、斷糧與無篩劑可用的窘境。
    目前除了1人還在隔離中外,其他都在昨天都解隔了,感謝伸出援手的每一位,回想這10天,公部門似乎幫不上什麼大忙,只是一再強調不要外出,並提供相關聯絡電話,没有一絲被關懷的感覺,更不用說他們到底知不知道確診家庭需要什麼幫助,或許就像以前確診者所說的要「自求多福」,希望未來這方面能有所改善,不然就真的就只能靠自己勇敢的撐下去。(來自一位確診家庭的投書)

花蓮電子報 其他頻道

站內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