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新思維看花東對台灣的價值 黃啟嘉從改變出發

用新思維看花東對台灣的價值 黃啟嘉從改變出發

 過去,花東總是以偏鄉可憐蟲的角色出現在台灣民眾的心中,中央總是以扶持的心態提出各項補助法案來救濟花東,但是在這種施捨的心態下其積極度總是大打折扣,成效也就有限了。
 將參選花蓮選區立委的黃啟嘉表示,我們看看花東基金編列後,經過了多年到底為花東帶來了甚麼改變,相信民眾幾乎無感。身為花東基金委員之一的黃啟嘉,深知中央在花東基金運作中被動的心態,那就是畫了一個餅,不教你怎麼吃還處處嫌你吃相難看,地方政府有魄力的案子幾乎都被擱置延宕,因此曾在會議中砲轟中央的心態是讓花東經過十年基金的救濟後,從一個乞丐變成另一個身上多幾片亮片的乞丐。
 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乞討者是永遠翻不了身的。那麼花東對台灣而言是乞討者嗎?到底是花東需要台灣還要台灣更需要花東呢?試想如果台灣沒有了花東,他的國防將出現怎樣的漏洞,是不是台灣的防禦縱深將完全失去呢。做為一個人民對國家認同度最高的花東地區,承擔了比例最高的國防建設如佳山計畫等,沒有任何怨言默默守護台灣,是不是台灣更需要花東的存在呢!
 過去中央在分配地區預算時總有一個迷思,那就是「錢跟著人走」,表面上好像很公平,其結果呢!就是資源往人多的地方集中,繁榮的地方越繁榮而人口增加,貧窮的地方越貧窮而人口流失。
 試問這樣的區域發展失衡猶如讓不同地方的人民住在一棟分裂的房子中那是台灣價值嗎?黃啟嘉認為,政府的高度應該是「錢帶著人走」,以中央的力量主導區域平衡發展,積極讓花東成為台灣下一階段發展的希望才是正途。


 為什麼當年美國開發西部時不會說人口太少,建設沒有效益呢?又為什麼今天中國大陸開發西北內陸時不會說人口太少,建設沒有效益?因為他們都知道區域發展失衡就是貧富差距的擴大,同時也是國家主權弱化與民心分裂的開端。所以青康藏高原再高,戈壁沙漠再大,一條條高速公路仍然不停地建設下去,讓國家的主權與國防更加強化。
 中央山脈沒有青康藏高原高,台灣也沒有蒙古新疆大,所有的公共建設交通為本,環島與中橫高速公路的興建不只是花東人民的人權需求也是台灣主權與國防的需求。過去我們許許多多奇奇怪怪的公共建設變成了蚊子建設,但只有道路建設在多年後永遠是嫌其當年蓋得太窄、太小、太短以及不夠好。
 分裂的房子不可能屹立不搖,台灣需要花東更甚於花東需要台灣,花東是台灣的希望而非負擔。中央政府必須以主動的心態投注資源到花東來,所謂的永續發展必須尊重花東人民的多數心願而非以台北看花蓮。矯枉必須過正,對於偏鄉的建設不能用等同西部的比例原則挹注經費,必須要急、要快、要大、要多。台灣不大,偏鄉的存在是中央政府的失能與失職。希望全體台灣人民共同努力,讓花東不再是偏鄉、不再是乞丐,甚至成為推動台灣未來發展的火車頭。